返回
软件之家
分类

有人每天学内部App传达的行业动态,他实现了完美的人生逆袭

日期: 2020-01-07 08:32 浏览次数 : 103

时间:2019-05-27 21:07来源:中国民航网 作者:中国航空 点击:次 曝光台 注意防骗 网曝天猫店富美金盛家居专营店坑蒙拐骗欺诈消费者

图片 1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我国快递行业全球服务能力逐步提升,能为商家提供端到端的全链路解决方案

暮春四月,鹏城一派春意盎然。

快递小哥:最熟悉的陌生人

“聪明”快递,助推经济加速跑(经济热点·新经济新观察②)

凌晨时分,深圳宝安国际机场退却了白日烦嚣,跑道灯光闪烁,顺丰航空机长赵立杰握住手中操纵杆,对正跑道、拉起油门、滑跑、抬轮、展翅……一架满载15吨快件,身披白色轻装,配以红、黑、灰动感流线涂装的波音757飞机腾空而起。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图片 2

本报记者 李心萍

14年前,赵立杰驾驶着三轮车,穿街过巷,风尘仆仆派送快件。

图片 3

9月6日,北京街头,一位快递小哥驾驶着满载货物的电动车行驶在路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剑/摄

今年1—9月,我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347.4亿件,同比增长26.8%,已超过2016年全年业务量。随着“双11”的临近,可以预见,快递业务量将再创新高。年初以来,随着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不断落地,快递行业正逐步向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转变。作为物流业的一部分,快递行业效率的提高正全面支撑企业供应链的整合创新,助推经济运行更顺畅,让用户消费体验更优化。

14年后,同样是这位快递小哥,已摇身一变成为 “四道杠”,安坐于飞机驾驶舱中御风而行,将快递送至千里之外。

检查过一遍指标,仪器表显示一切正常,调整好座位,系上安全带,赵立杰佩戴好耳麦,左手放在了油门杆上。

动动手指就有人送货上门的“懒人经济”时代,快递小哥成为日常生活中的重要部分,甚至是不少人“最盼望见到的人”。

图片 4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等

从大学生到快递小哥,从三轮车到757大飞机,赵立杰工作轨迹的两次重要转变,印证了“人一定要有梦想”的箴言,他是梦想实现的行动者,平凡岗位中的奋斗者,更是货航快速发展的见证者,中国民航腾飞的参与者。

图片 5

与此同时,中国快递业务量连续4年位居世界第一,并在2017年迈入单日快递亿件时代。300余万名快递员成为“最后一公里”的守护者,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群体?当好快递员应该具备怎样的技能?

新方向——智能化

图片 6

12年前,23岁的赵立杰,每天早上7点出门,早会过后,骑着辆电动车,在北京城里收件派件,一天工作14个小时。

为了更好了解这群“最熟悉的陌生人”,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多名基层快递员,试图呈现他们的生存状况。

物联网、人工智能正与快递行业深度融合

12年后,35岁的赵立杰,成为顺丰速运货机飞行员,累积了近2800小时飞行时数,成为效率最高的“快递员”之一,一个晚上,就可将数十吨快件运往千里之外。

踏实负责是从业“标配”

每年“双11”都是对快递行业的一次大考,如果说去年“双11”期间,快递企业拿出了信息化+自动化的“撒手锏”,那么今年,快递企业的备战新招在智能化。

幸运六分之一

和很多人一样,肖雨也是偶然听说快递员“月薪过万”才转行的。

9月26日,菜鸟网络宣布与德邦、中通、圆通、申通、百世、韵达等快递公司一道,正式上线视频云监控系统,即“物流天眼”系统,利用物联网技术,将全国各类物流场站内的百万个摄像头从简单的监控回溯设施升级为智能感知设备。

2005年,赵立杰大学毕业,在诧异的眼光中,加入顺丰速运当收派员,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快递小哥”。那一年,淘宝刚成立两年,在赵立杰毕业前两个月刚刚超越日本雅虎,成为亚洲最大的网络购物平台。

今年30岁的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此前做过服务员、收银员、营业员……但没有哪份工作,让她产生“长期坚持”的念头。在成为快递员后,她找到前所未有的“职业认同感”,并打算将“快递员”作为事业持续下去,“多送一件货,就能多一件的收入,也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传统的摄像头只有监控记录功能,采用‘物流天眼’系统改造后,现在摄像头不仅能识别车位是否处于空闲状态,还能识别卸车、装车作业是否正常进行,以及场站内堆积度是否饱和,通道有没有被堵塞。”德邦快递营运研发中心高级总监丁俊哲说。

“因为不喜欢本科时的专业”,说起为何会在大学毕业时甘当快递小哥,赵立杰说,当时的他什么都不懂,只想从基层做起。当时“快递小哥”工资不高,物流业是后来才成为人们眼中有发展前景的行业。

事实上,快递员并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早上6点多,肖雨就要起床,趁孩子还没醒迅速梳洗,囫囵吃口早饭,以便8点前赶往公司的营业点,分拣快件,扫描入库,把属于自己区域的快件一一装车——这只是准备工作。

德邦快递5月率先试用了“物流天眼”系统。丁俊哲介绍,采用物联网技术后,德邦物流场站内的管理模式由人员巡检发现异常或异常导致场站停摆后再被动介入的处理模式,变成了实时智能管理模式。“以前,车位是否空闲、通道是否堵塞等问题都得靠人工巡检,现在均可由摄像头替代,摄像头完成实时识别后,将异常情况智能推送总台,总台再调集人员处理。”丁俊哲说,测算显示,德邦快递场站内流转效率因此提高了15%。

图片 7

往往还没进行一半,肖雨已经汗流浃背。此时,全天的任务刚刚启动,装车之后,她还要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收件、派件。

“目前我国快递业有1000个以上分拨中心,18万个网点,摄像头100多万个。”菜鸟仓运配技术负责人李强介绍,物流场站人车流动大,管理难度和成本高,“物流天眼”系统依托原有摄像头和带宽,通过叠加算法,将普通摄像头变为智能物联网设备,实现了场站数字化、智能化管理,既不会过多增加设备成本,又能明显提高效率降低运营成本。

话不多的赵立杰回想当时的决定,并不觉得屈尊,“可能是我的心态放得平”。当“快递小哥”是他踏进社会的第一步,家里人也支持他。

“每天收件10余单,派件150余单左右。”刚开始,为了完成任务,肖雨常累得腰酸背痛,一到家里,就瘫倒在床上。最忙时,一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件多了,就早起;到点派不完,就延迟下班。”家人屡次劝肖雨放弃,可骨子里不服输的性格以及赚钱养家的责任,让她硬扛了下来。

除了场站内的优化升级,物流车辆路径规划也进入智能化时代。截至10月9日,菜鸟在全球最权威的车辆路径规划问题评测系统中创造了26项世界纪录,成为中国首个问鼎该评测系统的研究机构。

于是,每天起早摸黑、独在异乡的赵立杰奔向了前路并不十分明晰的未来。求温饱之余,他隐约觉得,跟着公司一起走是个不错的选择。那时,使用快递服务的人还不算太多,一天下来,他收发快件三回,拿到手的快件不过二十余份。

可以说,肖雨是众多快递员的一个缩影。前不久,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联合苏宁易购发布了《2018快递员群体洞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从人群特征、工作发展、社会贡献等方面对快递小哥进行了“画像”。

“中国有全球最大的物流市场,涉及大量车辆、人员的配送拣选路径优化,如果能在路径规划中取得突破,将会带来非常大的社会效应。”菜鸟人工智能部仓储智能化和车辆路径规划算法团队负责人胡浩源说,目前通过在零售通城配业务中应用车辆路径规划算法,订单配送成本已经降低了10.3%,并推动仓库货物流转效率提升,仓库集货周转时间降低了57%。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赵立杰觉得人生该做出些改变。恰在此时,顺丰发出了内部招考飞行员的信息。一时间,公司里的年轻人都跃跃欲试。

其中“更年轻”“更高学历”“女性数量增加”是他们的最新特征。而“通过更多的送件来提升收入”则是做好这份职业长久以来形成的“共识”。数据显示,80%的快递员每天工作超过8个小时,月送快递行驶距离超过2000公里。

新领域——跨境业务

图片 8

所以做快递员除了用“笨办法”,还需要“巧劲儿”。一段时间下来,肖雨掌握了优化路线、节省体力、避免重复工作诸多技巧。善于沟通的性格,也让她获得了分派区域居民的认可。“几乎每次收发快件,都会对我说声谢谢,你来我往中,自己心里暖暖的”。

海外物流枢纽、国际航线、海外仓……快递企业布局全球网络

“光附近的站点,就有十几个人报名”,赵立杰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报了名。此前,他对飞行员的概念还停留在小时候看过的战争片中,那些开着战斗机的战士。那时他连飞机都还没坐过。

不断学习,化身“技术派”

“太快了,完全没想到!收到包裹时我还在‘买买买’。”去年“双11”,宁波市民茹女士仅仅等待33分15秒就收到了自己购买的海淘商品。

那一年,顺丰在全国招收6名内部员工作为飞行学员,赵立杰是其一。赵立杰将之归功于运气。其实,当时公司的招飞十分严格, “一切都是根据民航招飞的规定选拔,身上有伤疤的,都不合格”。

快、准时、及时响应,成为用户的基本需求。《报告》在为快递员画像的同时,为快递行业作出新的“定义”。相应地,快递小哥的从业技能稳步提升,在智慧物流的赋能下,化身“技术派”。

今年“双11”,“买全球”“卖全球”趋势不减,快递企业对于跨境贸易的争夺愈加激烈,“跨境”之争已成为快递企业的新“战场”。

图片 9

最显而易见的是PDA、手机App等智能设备的应用。从业多年的张晓亮现身说法。“最早是纯人工操作,既要挨个辨别地址、打电话约时间,还要手填单子,晚上二次录入,既浪费时间,错误率也高。后来有了条码采集器,可这家伙又重又要用触控笔操作。”张晓亮搬出一个“大块头”向记者展示,“一个个几斤重,我们经常打趣要拿它垫车”。

9月底,圆通宣布与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以及迪拜环球港务集团在迪拜共同建设商贸与物流集散世界级枢纽,这是圆通在海外布局的第三个大型物流枢纽。

第一轮英语面试刷掉大批人,作为如今也鲜有的大学生收派员,赵立杰有绝对优势,“但不敢怠慢,复习了好几天英语”。随后两轮体检,赵立杰都顺利通过。

今天,快递小哥的装备早已“鸟枪换炮”。张晓亮边说边从裤兜掏出一个手机大小的电子设备。这是他近期最为得力的“合作伙伴”,在业内被称作“巴枪”——一个以PDA终端作为数据存储的载体。不仅能在快递员对运单号进行扫描时,及时存储相关信息,还能在派件途中,给收件人群发短信,实现了营运端到端的透明化管理。

菜鸟在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等30个国家和地区设置了近50个海外仓。

8月25日通过最后一轮体检,5天后赵立杰奔赴四川训练。还没来得及告知家人好消息,为期两年的飞行员训练就开始了。

“发短信、传数据、录信息,小小手机全部搞定。”张晓亮说,有了这个帮手,自己完成较为复杂的收件工作只需20秒钟左右。谈话间,“巴枪”恰好响起,提醒他,自己派送区域,还有几件包裹等待派送,又有多少快递等待揽收。

顺丰密集开通国际航线,“深圳—金奈”“深圳—新加坡”……截至目前,顺丰航空的自有航线已通达大阪、新加坡、河内、金奈、达卡等13个国外城市。

人生新征程由此展开

基于硬件的配送设备、基于算法和大数据的路径优化、基于软件的用户和快递员的体验优化,让快递员提高了工作效率,减少了沟通成本,也让消费者有了更多知情权和选择权,对物流体验有了更多期待。

“作为网络性企业,快递企业的价值取决于其网络覆盖面的高低,要想成为国际一流的物流企业,中国的快递企业必须走出国门。”快递行业专家邵钟林说。

赵立杰从没想过,自己第一次登上飞机,竟是要学会驾驭它。

快递小哥们也纷纷对自己提出更高“要求”。张晓亮所在的直营点,10余位快递小哥每天早上都会主动学习内部App传达的行业动态、操作案例,分析在场人员前一天的工作状态,总结好的经验,规避可能出现的种种隐患。肖雨所在的加盟点,管理没有这么严格,但每隔半个月会收到公司总部推出的培训课程,对大家的服务作出优化。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再加上与国外物流企业的合作,中国快递行业全球服务能力逐步提升,已能为商家提供端到端的全链路解决方案,让全球好货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抵达世界任一角落。”菜鸟国际商家负责人孙蓓蓓说。

此前他从电视上、图片上或是仰望天空时看过飞机。“根本不知道在飞机上是什么感觉”,到了位于四川的中国民航飞行学院,他开始了与飞机“亲密接触”的训练生活。

主动提升技能的同时,不少快递公司创造条件,鼓励员工拥抱新兴技术。河北小伙子赵立杰就因此实现了从快递员到“飞行员”的转变。

孙蓓蓓介绍,今年“双11”,菜鸟将为商家提供到海外原产地提货—运至港口机场—完成出口清关—干线运输—入驻保税仓—发货的全流程服务。“以往国际商家需要自己发货至国内保税仓,成本高昂、流程繁琐。采用菜鸟提供的海外头程及港到仓的多环节服务后,进口商家的物流效率将大幅提升,同时在供应链上的支出也将减少10%。”孙蓓蓓说。

图片 10

2007年,赵立杰通过严格的内部招考,成为所在顺丰航空培养飞行员的一名储备人才,并接受了长达两年的飞行员训练。从最初每天收发快件不过20余份的“小菜鸟”,转变成为全公司效率最高的“快递王”。一个晚上,就可将数十吨快件运往千里之外。

“但也要看到,中国快递企业布局国际网络尚未形成规模,不宜过于乐观。”邵钟林说,在国内,快递企业的运输手段主要为公路运输,而要构建全球网络得靠航空运输,对标联合包裹服务公司600架的飞机保有量,中国快递企业的差距还很大。

前半年,赵立杰一直在学理论知识,有时晚上都在上课。各种航空术语、飞机仪表数据、操作守则,“感觉像回到了高三”,他说。

截至今年,赵立杰累积总飞行时数近2527个小时,但在这个80后眼中:与13年前送快递相比,除了责任更大没有其他区别。他的梦想是:“向前辈们学习,把飞机开到退休为止。”

此外,还有法律、文化、资金、人才等方面的挑战。“尤其是目前既懂快递行业又懂法律的复合型人才较少,快递企业国际化布局的人才储备明显不足。”邵钟林说。

理论之后,就轮到重头戏实操。

一系列“五星快递员”评比已成为行业共识,在给予快递员现金奖励、免费保险、贷款优惠、梦想基金、晋升通道的同时,构建新的职业标准,驱动着快递员改善服务。

新探索——“门店模式”

在脑子里演练过无数次的场景,赵立杰既紧张又期待。但一旦踏入那个熟悉却陌生的环境,真正坐在了驾驶位上,面对几百个按键仪表,他脑袋一片空白,调取不出一条有用的信息。

“不断学习成为快递员在吃苦之外最应具备的品质。”德邦快递百善镇营业部经理吴浩告诉记者。

将派送区域细分,摒弃集中分拣模式,化整为零

图片 11

云南大学电子商务系系主任杨路明同样建议,广大快递从业人员要养成不断学习、不断提升的观念,意识到技术带来的便捷,与时俱进掌握新技术,满足消费者诉求。

“虽说这几年‘双11’购物体验越来越好,可去年,家附近的加盟网点倒闭了,我们的包裹拖了近1个月都没有送来,问快递企业,对方也不清楚包裹的具体位置。”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孙超如提起去年的经历,心里仍不痛快。

“整个人都懵了,眼睛不知该往哪里看,手也不知该往哪搁”,在他操控中的飞机也像失了魂,摇摇晃晃,身后的教练急得大骂。

要让送快递成为真正快乐的事

中国快递协会副会长孙康坦言:“今年‘双11’包裹量将达到10年来最高点,有望创造新的世界纪录,天量包裹下,快递行业末端派送将再次面临考验。”

慢慢平复慌乱,“冷静,听教练指令”,赵立杰不断告诉自己,调控好飞机。半小时后,从驾驶座站起来的他四肢有些发软。“肌肉紧绷,越紧张越慌乱”,他说,当飞行员,心理素质与技术都重要。

当然,和其他工作一样,快递员面临着大大小小诸多烦恼。《报告》曾对50多个城市的快递员进行抽样调查,发现他们最希望得到关注的四大诉求为:“快递三轮车不要被抓”“时间问题希望得到客户理解”“不要提无理要求”和“不要轻易给差评”。

随着快递行业向智能化转变,仓储、干线运输、分拨等环节效率明显提升,但末端派送目前仍以人工为主,效率提升较慢。

图片 12

“这是快递小哥离职较多的原因所在。”吴浩表示,这些诉求反映了基层快递员的心声,在他负责的营业部,就有同事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花费4000元,赎回自己的三轮车。

近年来,为了解决快递业“最后一公里”难题,箱递和站递成为许多企业推广的方式。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方玺介绍,箱递指的是以中邮速递易和丰巢为代表的智能快件箱,站递是指以邮政便民服务站、妈妈驿站、菜鸟驿站等为代表的投递站。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采用箱递方式完成的业务量达28亿件,全国累计建成邮政便民服务站36.7万个、快递公共投资服务站3.15万个。

下来后,同学问赵立杰感觉如何,他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他的飞行初体验并不怎么美好。

“实际上,对方的车子只是被蹭掉了一点漆,走保险花不了太多钱。但大多快递车没有合适的牌照,一走正常程序,就会被扣车1~2个月,这期间没有任何收入,所以快递员普遍会自认倒霉。”吴浩有些无奈。

而不论是箱递还是站递,在实际运营中均暴露出不少问题,未能成为理想的解决之道。快递员未经沟通将包裹往智能柜“一扔了之”,快递柜未经协商收取“逾期费”,智能柜“入场难”,被物业收取高昂场地费……末端配送面临的挑战仍不少。

后来每次实操前,他总是不断回放在空中的感受,强迫自己尽快适应飞行状态,脑子也快速将教练所说的像放电影一样滚动播放,“当时压力很大,学开飞机这件事,肩负了太多人的期待,不可能轻言退缩”。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三次飞行过后,他终于进入状态。

客户的投诉,是比“扣车”更令人头疼的问题。而在失误之外,几乎所有快递员都经历过“不被理解”的委屈。

“作为政府管理部门,我们对末端服务发展非常鼓励和支持,但希望参与末端网络建设的各类市场主体不因服务方式的改变而在服务标准上产生差异,要通过和收、寄件人约定的快递服务方式兑现服务承诺,同时加强规范发展和消费者权益维护。”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快递管理处处长余艳说。

图片 13

管理着40多名快递员的张炜剑坦言,目前监管部门只注意保护消费者所谓的正当权益,而忽略了对快递员的基本保障。“大多客户投诉,不管有没有道理一律受理,一律罚款,几毛钱一件的派费,最后的罚款可能是几百甚至几千元,而快递员的申诉却难上加难”。

而在城市,末端网点还承受着额外的压力:租金贵、房子少、员工食宿成本高、管理成本高、没地方停车、没地方分拣……

“教练还是天天骂,但每飞一次都会有所提升”,赵立杰渐渐适应了在封闭机舱里的工作状态,累积15小时的教练陪伴飞行后,便开始独自飞行。经过数轮考试,他终于顺利从飞行学院毕业,成为一名飞行员。

肖雨就曾因发货方漏放了快件而遭到投诉,不仅赔偿了收件人的损失,还上缴了300元的罚款。张晓亮也因顾客要求的寄放点存在监控死角,莫名丢了快递,接到全年唯一一次投诉,弄丢了“五星快递员”的头衔。

“圆通上海博兴网点派送区域在寸土寸金的黄浦江畔,租不起场地,网点只能设在外围,导致派送距离远、难度大,几任加盟商都在这里失败。”圆通速递上海区域相关负责人感慨,这是许多大城市加盟网点的“通病”。

2800小时旅程

在大多快递员用辛勤汗水追求城市梦想的历程当中,也有个别快递员的不良行为,带来物业甚至是顾客对快递员工作的“误解”。“比如,一些小区不让快递员进去;一些顾客拆开快件后对东西不满意,会把怒气撒到快递员身上。”肖雨承认,每逢此时,快递员都有辞职不干的想法。

该负责人介绍,网点目前正在尝试“门店模式”, 将派送区域细分,在每个细分区域设立形象店,摒弃原有的网点集中分拣模式,化整为零,将快件直接拉至门店分拣,以期帮助网点克服难题,保障各大加盟网点平稳运营,全力备战“双11”。

经过两年筹建,顺丰航空2009年成立,赵立杰是第一批顺丰飞行员。由于民航局规定,货运飞机飞行时间为晚8点到次日早8点。赵立杰从此过上了欧洲时间。

此外,由于快递员的工资大都由“底薪+提成”构成,少干一天,便会少一天的收入,因此全年365天,他们很少能给自己“放假”。

为了进一步缓解“双11”末端配送压力,菜鸟将“点我达”等众包资源也纳入配送体系,依托即时物流平台,让商家“网上接单、门店发货”,既为消费者提供分钟级配送服务,也减轻快递企业末端配送压力。

“短途每晚飞一个来回,远途类似从杭州到乌鲁木齐,单程5个多小时,当晚就只飞一程”,赵立杰介绍,与客运飞机不同,货运飞机有时全机就只有两位飞行员和几十吨货物。

但总体来看,快递员的生存状况正在改善。连续两年,国家邮政局都将“改善快递员工作环境”列入更贴近民生7件实事。各大物流、快递公司也通过各具特色的活动,促进各项保障制度的落地实施,激励快递员保持对这份职业的高度热爱。

“每年‘双11’最大的考验都在末端,希望通过今年的试验,行业不仅为‘双11’也为明年、未来的快递末端服务探索一个更加完善的解决方案。” 孙康说。

图片 14

采访中,苏宁物流常务副总裁姚凯希望更多企业和组织能加入进来,共同为提高快递员职业待遇和社会认同而努力,让做快递员成为一件真正快乐、值得骄傲的事情。

■延伸阅读

跟骑电动车派送不同,开飞机送货的他要承担的精神压力比以前大得多。最令飞行员担忧的是恶劣天气,“基本都会通过云图预测航线天气”,赵立杰对于延误已见怪不怪,但预测并不能避免一切突发,偶尔飞行中也有恶劣天气。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王豪 孙庆玲

从快递小哥到飞行员

如此高压的工作环境,赵立杰一到假期就会打球、游泳减压,每一次飞行都是一次挑战。

本文转自中国青年报,并不代表中国(

一袭飞行员制服,两肩显眼的“三道杠”,在2018最美快递员评选中,赵立杰显得格外不同。作为一名飞行员,赵立杰为何能获评2018最美快递员10强呢?

“也许有人会觉得,长期闷在驾驶舱是很枯燥的,但每次都有不同目的地,挑战过后,这份工也在不断开拓我的眼界”,他说,飞机把他带到了当年电动车无法带去的远方。

原因在于,赵立杰虽然现在是一名飞行员,可初入职场时,他却是一名快递小哥。2005年,大学毕业的赵立杰加入顺丰速运,当起了收派员,也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快递小哥”。彼时的赵立杰连飞机都没坐过,对飞行员的概念也仅仅停留在小时候看过的战争片中那些开着战斗机的英雄。

如今他已累积近2800小时的飞行时数。

直到2007年,顺丰发出了内部招考飞行员的信息,从此改变了赵立杰的职业轨迹。“当时公司里的年轻人都跃跃欲试,我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了名。”赵立杰说。作为少有的大学生收派员,在第一轮英语面试中,赵立杰优势明显,随后两轮体检,也都顺利通过。那一年,赵立杰成为顺丰在全国招收的6名内部员工飞行员学员之一。

下一站:机长

2009年,经过两年筹建,顺丰航空正式成立,赵立杰成为第一批顺丰飞行员。至今,他已累积4000多个小时的飞行时数,并在今年8月29日被授予机长职称。

如今,赵立杰和机长之间只差了一次理论考试和模拟机测试。他常想起初当飞行员时的惊险一幕。

12年前,23岁的赵立杰,每天早上7点出门,早会过后,骑着辆电动车,在北京城里收件派件,一天工作14个小时。

那是飞往杭州的航班。眼见降落的跑道就在面前,突然一道迷雾挡住视线,“跑道消失了”,当时飞行经验尚浅的赵立杰一时没了主意。在主驾驶位上的机长迅速抬升,同时联系机场地勤,中止降落程序,飞机回到空中,等待大雾散去重新降落。

12年后,35岁的赵立杰,成为顺丰速运货机飞行员,并成为效率最高的“快递员”之一,一个晚上就可将数十吨快件运往千里之外。

图片 15

从大学生到快递员,从快递员到飞行员,很多人惊讶于赵立杰的每一次转变。赵立杰将改变归功于自己所处的行业,“我看着顺丰这几年一步一步建成了自己的航空公司、拥有自己的货运飞机、开通越来越多的货运航线,正是行业、公司的发展才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能从一名快递员成长为机长。当然,无论是快递员还是飞行员,都是为了运送包裹,只是效率变高了。”赵立杰说。

“那一瞬间,如果没有机长的及时反应,货机可能遭遇意外”,8年的飞行经验,如今赵立杰深信自己有把握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从大学生到快递员,从快递员到飞行员,很多人惊讶于赵立杰的每一次转变。即使当上飞行员,赵立杰还是认为,与12年前送快递相比,除了责任更大,并没有更多区别,“跟收派员的职责一样,都是为了将快件顺利送到目的地,只是驾驶飞机后,送件的效率更高了”,赵立杰笑着露出两排白牙。

图片 16

说到今后的规划,“向前辈们学习,把飞机开到退休为止”,赵立杰说。前一天,顺丰航空刚刚欢送了一位刚满60岁的退休飞行员。